好像是一个灰暗的休赛期,莱昂纳德变成了德罗赞,为马刺立下赫赫战功的丹尼格林变成了目前仍不熟悉马刺攻防体系的玻尔特尔。二防后卫德章泰穆雷与新秀朗尼沃克以及第三后卫德里克怀特的相继受伤,又使圣城的天空布满了阴霾。

这个夏天,妖了16年的阿根廷人,终于还是收鞘,以一种平静的方式告别了他的战场。在AT&T中心疾驰了17年的帕克远走夏洛特,油箱里的燃油第一次燃烧在了异乡。

仍然记得邓肯16年离开赛场 走向更衣室的那一刻。他竖起了他的食指。我们多么希望那个手指的含义是one more year,可是,他真真切切地走了,决然地离开了他心心念念的圣安东尼奥马刺。

物是人非。你所熟悉的马刺被不再是当年那支恐怖的bug级别的球队了。除了那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仍然站在场边不知疲倦的挥舞着双手,一次一次用精妙的战术孤独决绝的站在对立面对抗小球风暴盛行的联盟,一次一次骄傲的回应着其他球队的挑战。只是,输球的那些夜晚里,这个老头的脸上,也多了些许落寞。

诚然,马刺的面孔变了。可他的内核,精髓,坚韧的精神却永远不可能改变。这延续了20年的圣城精神,自从波波来到马刺,自从波波选中TD开始,就注定不会改变。

今天的比赛。马刺兵不血刃的以109-95解决了水鸟。悄然间,这支赛季开始前不被看好的老马刺,依靠一波四连胜,又爬到了西部第三的位置。他们确实丢掉了曾经极为仰仗的侧翼防守,场均要丢掉113分。他们的进攻也不够优秀,场均114分只排在联盟第十。可是依靠新双德和盖伊的轮流单挑,又总能在僵局时打开局面甚至杀死比赛。

本赛季,凭借两大中投手的杰出表现。马刺在中距离出手数命中数上都遥遥领先联盟。这也是为何马刺在三分球以及内线杀伤都处于联盟下游的情况下,仍然能把持住一个豪强地位的关键所在。

马刺就像是一个狙击手,孤独的利用古典主义,团队篮球,精确的传导球以及强悍的防守对抗着进攻至上与球星打法的整个联盟。而这,是整个马刺的倔强,也是GDP旗帜不落的展现。

谁也没想到,攻强守弱又缺乏大心脏的德罗赞居然完美的无缝衔接到了马刺,他卓越的表现让圣城球迷们渐渐忘却了莱昂纳德带来的苦痛。八场比赛过后,德罗赞27.9分7.3助攻带有50.2%的命中率,不仅如此,他多次在比赛胶着的时刻打入关键球,包括对阵湖人的后仰绝杀,对阵独行侠的两次关键进球。这个患有抑郁症的男人,仿佛在马刺获得了重生。

说句题外话,今天对阵水鸟的比赛,在第二节还剩3分48秒时,德罗赞执行对方防守违例的罚球,罚球之后,他照例向两旁的空气击掌,这时他身后的米尔斯迅速从后面赶上,与他完成了这次互动。在德罗赞身边站着的人,已经由洛瑞一个,变成了米尔斯盖伊大加乃至马刺全队。

阿尔德里奇的表现比上赛季更加趋于稳定,中距离式的打法甚至比许多冲击篮筐的后卫更具有效率。除此以外,新援康宁汉姆积极的表现,意外收获布林福布斯都让这支马刺变得更有活力。

这支马刺,对于昔日GDP荣光的复兴,也并非不可能。我们盼望着默里的回归,期盼着朗尼能够打出潜力,我们还是同样欣赏着马刺的团队打法。阿德越来越有邓肯定海神针般的表现,德罗赞从秃子那里继承了持球挡拆发起进攻的才能,米尔斯组织起来,常常给我一种帕克回归的错觉。仿佛回到了那些年GDP叱咤风云的时代。

借知乎网友的一句话:看着德罗赞与阿德,有一种GDP围着一只鸡蛋,看着小鸡破壳而出的感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