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徽章的厚重,最集中的体现在徽章所印证的历史上。徽章有时候能撞击得你透不过气,这种感觉说不出,也写不出,只能感觉得到。”

  徽章是历史文化的载体。其功能不外乎奖掖、纪念和证明三大项。但徽章又反映特定的历史,有着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很强的教育功能。

  空军原副司令员王定烈将军在看了孟中洋书中那些陈旧而闪亮的徽章图片后,睹物思人,仿佛一下子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他感慨地说,书中有许多勋章是自己熟悉的,有些同样的军功章曾挂在自己和战友们的胸前。这些军功章让自己感到亲切,也带来许多伤感,为那些佩戴着军功章倒在血泊中的战友痛惜。

  如果说徽章唤起了一部分亲历者的记忆,那么,在孟中洋看来,徽章的厚重就最集中地体现在所印证的历史对公众的教育意义上。他特别提到《日本颁明治二十七、八年从军记章》和《德国颁中国战事奖章》两枚侵华章。前者是日军不宣而战,轰沉清军运兵船,用缴获中国军队的大炮铜件铸造;后者图案上用一个抓龙的形象作寓,意在压服和侮辱中国。他说,每每看到这些徽章总能让人激发爱国情绪,不忘国耻。

  《省港大罢工委员会颁头等爱国奖章》出品于1925年,是非常珍贵的省港大罢工的证物。它的背面刻有“人民更团结 罢工就胜利”的文字。孟中洋最初见到它是在2005年。当时不慎错过了,等再回去找时已经易主。作为省港大罢工的极罕见的证物,他后悔不已。不料,时隔五年,这枚徽章转遍了大半个中国,最后竟然又转回到他的手中。孟中洋说,真是不可思议,有时候我感觉是徽章在找我。

  《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纪念章》相信很多人都记忆深刻。 这次比赛于1961年4月5日至14日在北京举行,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国际大型体育比赛。中国获得男子团体、男子单打和女子单打三项冠军,确立了中国在国际乒坛上的强国地位。这枚徽章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历史再现。

  业余收藏二十多年,归结到一句话,就是我有责任向老前辈们有个交代,有责任让这些徽章有个归宿。

  孟中洋一再强调,严格说起来,自己不是个收藏者。“我感觉我的定位,是借助徽章来做事。借助徽章回望历史。徽章只是个载体,是平台、是渠道。如果把徽章换成另一种形式,比如革命文献,我的做法似乎不会有大的改变,还会去访问老人,去查资料,去把它们背后的东西挖出来。换个说法,收藏,往往和藏品可分可合,我感觉,我与徽章与历史已融在了一块。”

  其实,爱上历史研究,走问老前辈的道路,孟中洋早在读大学时就开始启程了。那时,他曾为学院的老院长曹漫之整理过回忆录。曹老的一生很传奇的经历对他触动颇深。如今自己怀有的对前人对历史的责任感,其根源就是这些老前辈的影响和鼓励——

  哈军工原院长刘居英老将军,抗美援朝时曾担任东北军区铁运司令部的司令员。当孟中洋让老人印证一枚相关的证章时,老人竟然非常认真地找来当年的老战友,反复回忆辨认。

  拜访海军原政委李耀文老将军时,正碰上老人刚做完手术出院,老人仍然长时间与他交谈,并为他题字。

  2007年夏天,孟中洋来北京拜访核实验基地原司令员马国惠将军时,北京哈军工校友会近80高龄的尚法尊会长冒着夏日高温,不顾年迈和心脏疾病,中午坐了近三个小时的公交车,赶到马将军住处,为他引见。等他随尚会长从马将军家出来,已经是晚上近六时了,那天,他最终弄清了马兰基地和爆炸纪念章背后的一些轶事。

  孟中洋说,每想起当时的情形,总禁不住眼圈发湿。那种感激,那种沉重,那种无奈,那种刻骨铭心,那种透不过气来的窒息,根本没法儿用文字写出来。

  请孟中洋总结一下自己二十多年的收藏心得,他说,归结到一句话,就是自己有责任向老前辈们有个交代,有责任让这些徽章有个归宿。(黎红)

  深圳医护人员被砍方大国停职山东镇政府爆炸东方之门 秋裤李冰冰 拒绝赴日李娜易崩溃 缺教育希拉里访华重特大疾病补偿茅台涨价幼儿园收费上涨苏州地震电动车 驾照喝啤酒会变娘C罗扬言跳槽国足 公务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